专题名称
所在位置:首页 > 头条标题
平凡点滴浇筑忠诚警魂
发表时间:2019-08-09 来源:深圳特区报 字体:[][][] [打印] [关闭]

 

  刘海峰生前工作照。(资料照片)

  摁掉3通老同事的电话后,谢伟庆不得不把车停在路边打着双闪,心想是不是出急事了。“海峰走了。”电话那头传来悲切的声音。与刘海峰相识15年现已退休的谢伟庆马上往西部高速交警大队开,曾经共事的片段在脑海里飞闪而过,握着方向盘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7月24日晚,深圳交警西部高速公路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刘海峰在值班时突发疾病殉职,生命永远定格在47岁。噩耗传来,短短的几个小时,西部高速公路大队聚集了近300人,他们都像谢伟庆一样,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也都不愿意相信,这么一位热心、纯粹、随和的好警察怎么就这么离开了。

  连日来,记者采访了多名刘海峰生前共事过的同事、朋友、亲人,听他们讲述自己眼中的刘海峰。

  金牌教官带出众多警队精英

  2004年,谢伟庆部队转业进入深圳警队,第一站就是在深圳警校参加入警培训,在部队就是训练科长的他,在队伍训练方面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和标准。培训第一堂课,上课的是刘海峰。

  “耳目一新的感觉,第一印象就让我很深刻,随着接触,他的业务精湛让我心服口服。”谢伟庆对记者说。7月19日,谢伟庆因腰伤住院后出院,他发了一条朋友圈,没多久,就接到了刘海峰的电话。“怎么样了谢哥?”电话里,刘海峰不断嘱咐谢伟庆注意身体,而这也是谢伟庆最后一次听到刘海峰的声音。

  刘海峰带出的学员很多人已经走上了领导岗位,有些也成了单位的中坚、岗位上的标兵。在广东省监狱系统说到枪械射击,王昊这个名字小有名气,他多次代表广东省监狱系统参加过“粤港澳”射击比赛,获得过个人射击冠军和团体冠军,还是广东省司法警官学院的一名助理教官,他每次得奖之后要做的事情,就是打电话给他的第一任枪械教官,刘海峰。“我就跟他说,你看,你带出来的徒弟到哪里都是好样的。”健硕的硬汉在回忆刘海峰的时候,忍不住哽咽。“没有峰哥给我打的基础,就没有今天的我。关于我的职业生涯,峰哥就提醒我一点,所有事情一定要深入钻研,把自己的专业要做到极致。”王昊对记者说。

  刘海峰1990年进入深圳警校,两年后毕业,成绩优秀留校任教。杨健,比他晚进警校一年,两人成为在警校教官的“黄金搭档”。2003年,刘海峰和杨健等共5人一起去香港参加警察武力使用教官课程。回深后,通过学习借鉴香港经验,带动了深圳警察训练的大提升,形成了深圳的警察训练体系,并走在全国前列。2005年,广东省内仅有广州、深圳两个城市获选代表省参加全国警察实战技能比赛,深圳队在全国62个城市中获得第一名。

  无论是日常的枪械训练还是外出比赛,学员们到场的时候,刘海峰已经早早地把器械准备好,一箱70多斤的子弹已经不知道搬过多少箱。而每次训练结束,刘海峰总是自己把枪擦拭干净,靶场收拾干净后才离开。一年1200多课时,是他留在警校至今无人打破的教学纪录。

  暖心交警忠诚守护高速平安

  2011年,刘海峰投身交警一线工作。2016年,张良调至西部高速公路交警大队任副大队长。短短3年的同事,张良却说,他是我15年交警生涯中见过最好的中队长,没有之一。

  西部高速公路大队下辖5条高速公路,而刘海峰带领的一中队主要守护广深高速。管辖里程包括主道51.8公里、匝道32.2公里,占大队所辖道路总长33.04%。随着国家战略布局的转移,如今这条高速公路成为了粤港澳大湾区重要陆路通道,集“湾区通勤、口岸过境、市内主干”三种交通功能于一体,日均车流量20万辆,高峰期达60万辆,为当初设计流量的10倍。因此,实际工作确是满负荷甚至超负荷。一中队有16个民警,平均年龄45.4岁,50岁以上的民警2人。这意味着队里老资历多,基本都过了升迁的年龄,工作不再有那么大的冲劲,要调动起积极性,不容易。因此,刘海峰必须身先士卒,带头干。人心都有一杆秤,正是在他一举一动的鼓舞下,中队的老同志工作量比很多大队年轻人都要高。

  刘海峰殉职前一个半小时,给张良打了一通电话,一是自己的休假单批下来了,他可以好好陪陪女儿了。另外,他请求调整勤务安排,原本中队周日的查酒驾行动他希望能调到周五、周六,他想让队里的老同志能够休息一下,他和稍微年轻的同事可以多扛一扛。“生命的最后,他还在想着别人。”张良泪目。一中队有一位特殊的民警,已成植物人十几年了,刘海峰跟他其实并没有太多交集。但是作为中队长,每年的节假日,刘海峰都会到民警家里拜访慰问。

  殉职当天,刘海峰本来是中班,下午3点到晚上10点,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早上7点就到了大队。同事们感受最深的就是,再琐碎的事情,峰哥永远不会偷懒。

  以往,广深高速公路每年事故死亡人数多则二十多人,少则十几人。刘海峰带领他的中队,从琐碎的小事做起,有时间就上路巡逻,劝离误入高速公路的行人、非机动车,排除高速公路上突然出现的故障车辆、掉落物,检查处理道路周边缺失、污损的标识标牌,遮挡视线的树木——这些事,就成为刘海峰每天的必修课。2018年,广深高速公路事故死亡人数1人。2019年,刘海峰已累计巡逻48万公里。这些,已成为他留给警队的忠诚纪录。

  挚爱亲情彰显大爱情怀

  “女儿每天晚上都会跟爸爸说晚安。爸爸在家,她就会跑过去亲爸爸一口,说我爱你,晚安;爸爸上班,她会打电话给爸爸,说我爱你,晚安。我现在不知道,女儿她该怎么戒掉这个习惯。”刘海峰的妻子周见欢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眼泪不断地打断着这段话。

  周见欢曾是刘海峰带过的学员,现为罗湖公安分局机动训练大队三级警员。7月23日,也就是刘海峰殉职前一天,周见欢最小的妹妹从非洲援建回深圳。刘海峰下班后,邀请了岳父岳母以及周见欢的弟弟妹妹。与往常一样,每次家庭团聚,都是刘海峰下厨,做一大桌子菜。周见欢值班,没能参加。晚上近10点,周见欢回家。刘海峰端出一碗汤,问她:特意留的,要不要热一下喝了?周见欢没胃口,摇头。这顿晚饭,深深地扎在周见欢心里,她不断地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跟海峰吃这顿晚饭。第二天下午,周见欢给刘海峰打了一通电话,有一个东西找不到了问他放在哪里。刘海峰说,找不到了别找了,我回家给你找。“我再也等不到他回家了。”周见欢泣不成声。

  万毅是刘海峰的连襟,大姐夫对众多弟弟妹妹的极力爱护,让他感受到这个大姐夫更像是父亲。妻子在娘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5个妹妹和1个弟弟。刘海峰加入这个大家庭后,最小的妹妹还在读幼儿园,她读书时的家长会,都是刘海峰去参加的。

  家里经常买西瓜,刘海峰会把中间的挖出来留给老婆和女儿;娘俩喜欢吃螃蟹,刘海峰总是把螃蟹肉都挑出来给她们;女儿喜欢在绿道上骑自行车,不管多累,刘海峰总会小跑着跟在后

    ■ 深圳特区报首席记者 解树森

责任编辑:吴猛